2019-09-17 發表

耶穌是五口之家之主

以珍,在一個破碎的單親家庭長大,信主前有過一段婚姻,在人的盡頭遇見耶穌,因此帶著滿身的傷痛和孩子進入了教會,展開了七年頗具挑戰和被醫治恢復的生活。

 

當我開始享受被神疼愛的生活時,覺得一個人也無所謂,我有神就已滿足!!

 

有一年過年去台南探訪室友和她的家人,也因此認識了俊賢 (現在的先生),俊賢是室友哥哥的高中同學,因為要回新竹開工可以順路載我們到新竹,一路上室友開心的和俊賢聊著陳年往事,我和女兒則是睡倒在後座……….

 

到了新竹已經天亮了,禮貌性的道謝後我們就搭上高鐵回台北去了,沒想過之後要再連絡!!

 

過了幾個月後要下苗栗參加一位長輩的追思禮拜,姊妹提議經過新竹時是不是請俊賢吃飯,謝謝他過年載我們到新竹,我們再一起去探訪教會照顧過的女孩!很快我們決定好行程姊妹就開始和大家連絡。

 

行程進行得很順利在我們離開新竹時,在客運站前為俊賢作了祝福禱告,並把我看到的畫面和經文告訴俊賢說,我不知道你的經歷,但是我看到你在一道光中,身上的鎖鍊都被斬斷掉在旁邊,神說愛裡無恐懼愛既完全就將恐懼除去!!

 

一陣靜默後俊賢只吐出『好扎心喔!』~~~

我心裡默默的開心自己被神使用或許又有一個人要得救認識神了,踏著輕快的步伐就回台北去了!!

 

在幾個月後某天的晚上,聖靈給我一段經文要我傳給俊賢,當時我很抗拒的對聖靈抱怨,是個男的還不是弟兄怎麼能叫我傳呢!!聖靈沒有回應我,經文卻反覆的在我腦海在我耳邊出現,我終於投降了去傳訊息,只是很簡單的在姊妹臉書上找到這個人,傳了訊息說 : 我不知道你怎麼了,聖靈剛剛給我一段經文說要給你的,我只是照做,凡勞苦擔重擔的都要來到神面前,因為神的擔子是輕省的軛是容易的。

 

俊賢則是秒回,你是仙姑嗎???

 

我則開始解釋我什麼都不知道,知道的是上帝,俊賢開始了一連七天經歷神和看懂聖經了,於是不管俊賢傳什麼給我,我都以聖經來回應服事。

第七天時,突然心中很激動的問俊賢,我認真嚴肅的問你一件事,你願意接受耶穌做你一生的救主嗎?沒想到他願意。

 

就在通訊軟體上帶俊賢做了決志禱告。

 

告訴俊賢剩下是你和神的事了,要找教會小組聚會喔!!

我以為沒我的事了,但是並沒有,我繼續帶孩子過生活,斷斷續續的知道俊賢找教會的進度等等,當俊賢困惑懷疑時,我則是以經文或是我的見證來堅固他的信心。

 

有一天俊賢打電話給我閒聊之餘問我願不願意跟他交往!

 

當時我猶如被雷打到!!把我人生現況的困境與不堪一口氣全部倒出來希望可以嚇跑俊賢,並且激動的告訴他,你知道基督徒交往是以結婚為前提交往嗎?

 

教會有其他姊妹也很不錯!我可以幫你介紹,去找單純一點的姊妹,然而這些都沒有改變俊賢的心意,俊賢很確定自己的心意,結婚也不是問題,讓我有點受寵若驚!!於是我答應會好好禱告再回應他!

 

當我禱告問神說:主阿!我要會談吉他的韓國歐巴,我要身高有170,要這個要那個,俊賢看起來都不是阿?我和俊賢真的是你所配合的嗎?

 

我聽到的回應是要看他願意的心,外在的一切都不能讓你有安全感!(我這時才發現自己其實是外貌協會VIP而上帝比我還了解我自己 )

俊賢時常的關心與問候,讓我看見了這個人,非但沒有被我不堪的景況嚇跑,還真誠的在關心我們母女!於是我告訴俊賢神的回應。

 

同時我們和牧者溝通我們的現況後,展開了兩個月線上瞭解彼此生命經歷和價值觀的分享,藉著這些分享我們知道我們有很大的差異與不同,俊賢在這當中卻還看見神創造我的美好,因此更堅持想要交往的心意,而我因著對親密關係的不安全感,不能相信俊賢口中的美好,覺得這個人瘋了嗎?!

 

他其實是被神吸引就該好好尋求神,我們兩個要在一起挑戰太大了!他是沒看見嗎!!

 

俊賢不理會眼前的挑戰,仍然溫暖的關心默默的堅持著想要愛我們照顧我們的心意,在這時候我真是看見神說俊賢有一顆願意的心,因為看見神所說的,雖然懷揣著不安全感,發著抖卻也被俊賢溫暖的關心融化。

 

渴慕主話語的行動更加吸引我,覺得是可以一起同奔天路的同路人~~~

 

因此再禱告求應證說,主阿,若我們是你所配合的人,那我不用明示也不用暗示俊賢因渴慕你而願意受洗,過沒幾天一如往常的聊天分享生活分享恩典,俊賢便提出因為上受洗班的課要讀經還要寫功課,因此要減少聊天的時間,我聽到時幾乎要從床上跌下來了。

 

不管這個人多溫暖多吸引我,想到最終還是要進入婚姻我已經想逃了,這樣的不安全感總是讓我很緊繃,也很疑惑只是談論神的話分享每天的恩典卻比任何的甜言蜜語還要甜蜜滿足,於是我在不安全感與甜蜜中不斷的拉扯….

 

直到我們這樣遠距離半年後,俊賢心中十分確信我就是他找尋的另一半,於是在一個沒有連續假期的周末,從新竹獨自回到台南和爸爸媽媽溝通他想要結婚娶一個單親媽媽,俊賢的爸爸媽媽自然是心疼兒子的,知道這條路不好走,在俊賢密集的溝通下爸爸媽媽也願意接受俊賢的選擇。

 

俊賢才打電話告訴我,他已經和爸媽溝通好他想要娶我,希望我們可以往結婚的路前進時,應該是很感人的時刻,我的理智卻斷線,完完全全被不安全感占據,不肯接電話看訊息,接了電話便是猛烈攻擊的話語或是要結束這段關係

 

俊賢雖然傷心,雖然疲憊卻在讀經禱告中堅持下來了,俊賢請大姐從屏東北上陪他去找我的媽媽和姐姐,表達他是真心想要跟我結婚一起照顧孩子的,希望媽媽可以同意!!

 

媽媽還沒開口時,姊姊開始了一連串強而有力的證明,一一數算我是個糟糕的人,最後問俊賢你真的要娶她嗎?

 

而俊賢只說這些事我都知道,我是真的想要和以珍結婚,姊姊繼續告訴俊賢,

你不要看我可以把家裡打理成這樣,我妹妹可不是這樣,你要花很多時間訓練她改變她喔!!

 

俊賢對姊姊誠懇堅定的回應說,我覺得以珍現在很好,我沒有要改變她!

俊賢的誠懇和堅定終於卸下了我的不安與防衛,讓我不再抗拒走入婚姻,開始重新學習認識婚姻以及如何當妻子如何經營婚姻,真是大開眼界,有神的婚姻竟是如此的甜蜜,單純一起在神面前禱告心中便湧流出無限的甜蜜與滿足,在經歷過原生家庭的破碎以及一段破碎的婚姻後,神卻伸出大能的手醫治我扶持我翻轉我,讓我可以在祂的愛中享有一個滿有愛的婚姻與家庭。